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新闻 > 焦点图

那些离我最近的意象

日期:2018年07月12日 00:00   来源:吉林日报   作者:葛卜毓

  奔赴长白山之前,我兴奋的心就充满了向往;去长白山的路上,我便暗暗告诉自己一定要不虚此行,为人生的一次壮游留印痕,写些清浅的文字以供回忆。毕竟,在我年轻的心里,生活是值得记录的。而美丽的大自然,更是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重要部分。观察它,感受它,并记录它,就是在为自己的人生行迹与心迹刻下久远的回声与难以忘怀的梦境。

  小桥·河水·禽

  抵达白河镇的当晚,我踏踏实实地睡了一个好觉,因为旅途劳顿,更为关键的是山里的夜晚是寂静的,安闲的,像童年的摇篮,也像母亲的怀抱。第二天清晨,我起得较早,一个人独自到河边走走。天下起了小雨,不过还好,云只是几朵的,淅淅沥沥的雨丝,不会让人感到厌烦,恰恰相反,在雨中漫步,更是别有一番滋味。穿过不算太宽的马路,便见着那小河了。我蹲下身来,用手去触摸,河水不是很凉,而且软软的,可能是水流不够湍急的原因吧,那种“握之即温,又觉无物”的感觉就像不沾手的棉花糖。为了让自己更全身心地接近山川,我身子往后一仰,躺在草坪上,虽然有些湿漉漉的,但是感觉很清爽,蓝天、白云、绿树、青草环抱着我,簇拥着我,这感觉真的是太好了啊,大自然真的是最慈祥的,也是最温柔的。起身上桥,我又斜倚在木质的桥栏上,欣悦地注视河中的秋沙鸭、鸳鸯还有鹅宝宝。秋沙鸭游得很快,如果你犹豫地按下快门便捕捉不到你想要的画面了,它们就像奔赴沙场的将士,一往无前,无所畏惧的样子让人心生敬意。至于鸳鸯,人们惯于寓它以长情之意,情侣们看见了鸳鸯便相视一笑,以表爱意,而我笑对鸳鸯,单纯是因为它生得漂亮,彩色的羽毛,很灵动,即使是对颜色不大敏感的人,也会被它的姿态所吸引。最可爱的是鹅宝宝们,它们形态各异,有孤芳自赏的,有玩闹嬉戏的,好不热闹,这大自然相融共生的美景着实让我无比留恋。

  湿地·花海·梦

  来到湿地花海的时候,天色近晚,天空中的乌云仿佛快要压到我的头顶了,而踏上并行走在木制的甬路上,我的心里仍是倍感惬意与舒畅。虽然这里叫湿地花海,但是我去的时候发现这里的绿植更多,偶尔才会有星星点点的小花作为点缀,和我想象的花团锦簇的场景不大一样。不过,这样的景致倒也让人觉得舒服,绿色总是怡人心性的,就像美国作家梭罗曾经说的那样:“一切老老实实的朝圣者,为了自由的缘故而到森林中来”,我来在长白山腹地的森林之中,来到这片宁谧的花海之畔,不就是为了安放自己自由的心灵吗。那花海的不远处,那一座木制的凉亭,是最能吸引年轻的我的。站在亭子中间,我仿佛置身于《鹿鼎记》的剧情中,幻想自己就是阿珂姑娘,然后也把这亭子当作自己的精神寄托,把内心最柔软的那一部分都诉与它说。“人生若只如初见”,是这样的吧,悲剧命运中的阿珂也是真切地爱过郑克爽的,如果没有后来风云变故,也许这份美好会永远存留下去。古今中外美好的爱情故事都是悲剧的,因为他们在爱的时候就分开了,也就不用去经历时间的洗礼,去遭受接下来的猜忌与背叛。其实,我们芸芸众生又都何尝不是如此呢,总是以爱的名义在一起,然后以不爱的名义分开,我们能说没爱过么?

  天池·苔原·心

  登上长白之巅,俯瞰神秘无限的天池,是我这次长白之行最大的心愿。上山之前听朋友说,因为云雾的关系,他第七次上山的时候才看见天池,当时的我暗自祈祷,愿上天许我第一次登山就可以看见天池的幸运吧。上山的路很陡,但是我没有害怕,可能是因为心里装满了期待,恐惧便无处安放。透过车窗,我看见山路两旁有星星点点的雪痕,这可是在即将入夏的六月份呀,真的是走的越高见得越多。慢慢地,我感觉我坐的中巴好像开进了云层,便有点惊慌失措,后来才知道,那是雾,原来是我的见识少,少见多怪了。刚到山顶,浓厚的云雾忽然消散,我怀揣着魂牵梦绕的热忱飞奔到天池旁,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形容我看到天池的那一刹那,天池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,真的是太明亮了。如果可以,我真的好想下去摸摸它的湖面是否如镜子般平滑。它像镜面,但它又比镜面多了几分宁静与深邃,在我看来,它更像慈母的眼睛,温暖平和又不失内涵与力量。下山的时候,我无意间踩在了苔原上,后来才听说,高山上的苔原被损坏之后是无法修复的,虽然当时的我并不知情,可当我得知这个情况仍是心里愧疚不已,直到现在都无法释怀。从长白山归来,我忽然想到,在每个人的心中,都有一个“教我灵魂歌唱的大师”,那么,那在冥冥之中教我“灵魂歌唱的大师”,正是长白的一草一木,一花一果,一鸟一天,以及那片无比丰厚的大地。

【责任编辑:】
友情链接:

关于我们 | 编辑信箱

凯风网版权所有 吉ICP备16004625号-1
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