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文史 > 文学堂

梦里回营

日期:2018年11月22日 00:00   来源:吉林日报   作者:赵连伟

  小王是我多年的好战友,去年底转业到驻地政府机关工作。前几天,他给我打电话,约好了一起吃饭。吃饭是陪衬,叙旧才是主要的。

  席间,他说离开部队后,夜里总爱做梦,梦见的全是部队事、战友情。

  以前经常听到一些老战友谈论离开部队后,是如何怀念军营生活,又是如何常常梦见老战友、梦见部队的。听得多了,人在军旅的自己还真没怎么走心。

  这次小王一说,许是触碰到了心底那根沉睡已久的情感神经,像被水波荡漾到的水草,无缘由地起了牵挂。于是,我便有意无意地和一位转业到地方多年的老战友说起这事,他讲他刚到地方时,如同突然断奶的婴孩,对部队的依恋之情难以割舍,最初的两三年,他基本上是白天去上班,夜晚梦里回部队。那与战友们的欢声笑语,那火热的军营生活,那紧张而高昂的训练场景,无一不在梦境里清晰地重现。

  军旅生活对一个人的影响究竟有多大,情结到底有多深,只有告别了军旅生活的人才最有发言权;只有千千万万脱下军装、离开部队的老兵的梦才最能说清。战友情,如同一本厚重的情感之书,翻开,是激情燃烧的岁月,合上,是青春与理想的记忆。只是这一切,我30多年来虽然一直在经历,却似乎并没有真正读懂,或许,只有等到我正式告别军旅之时,那些深藏在心底的友谊和情感,以及对军旅生活深深的眷恋,才会全部被唤醒并且蓬勃生长吧?到那时,我一定会步老战友们的后尘,也会变得多梦,而且每次都是梦里回营,听军号声声,看军旗猎猎……

  我想我一定会梦见,1985年9月的那天,我与4位高中同学,同乘198次开往南京的列车,奔赴大学报到。尽管一路没座,只能坐在行李上,但我们不觉疲劳,一路上谈笑风生,心中满是对未来美好的憧憬。1986年初春,一位军校同学半夜突然发病,我们轮流将他背到医院救治。一群热血青年,开始品味什么是战友情。我会梦见,毕业演习的第一天,滂沱大雨中,我们敬爱的朱教员,一改平时和蔼可亲的样子,站在队列前大发雷霆。是他,让我们这群青年学员记住了,演习不是儿戏,人生中类似的戏绝不可再演。我还会梦见,一位同学因不可抗拒的因素中途退学,我们洒泪惜别,也是那次,让我初尝了啤酒的苦涩与离别的心酸。

  刻骨铭心的战友情,它既是友情,又是生死情患难情,是含金量最纯的情,因为这里也蕴含着独特的人生价值观。我想我的梦里最不会缺席的是老炮团的老团长,他每年大年三十,都替战士站零点哨。我至今还记得他威武的军姿和灿烂的笑容,从那时起,站零点哨成了我的夙愿,爱战士成了我的带兵信条。梦影依稀,一定还会出现一张合照,那是我离开“老虎团”赴京代职的前一天,母亲和我、小妹、小周,在怒放的丁香花丛前拍的。母亲那不舍的泪光,让我懂得了儿行千里母担忧的真谛,知道儿女是母亲一生中最放不下的牵挂。

  我会在梦中长长地回望2010年的初冬,洮南训练基地那场几十年不遇的大雪,草原一夜变雪原。突如其来的大雪,仿佛突如其来的敌人,让我铭记,战争不会选择天气,更不会让你选择对手。还有那年,在旅顺靶场,在刘旅长精心谋划下,得以让炮兵的各种特种射击科目如期成功上演,让我这炮兵出身的搭档,有幸欣赏到一场终生难忘的战地焰火。我的梦里,也会出现抗洪抢险时官兵们一起奋战的身影、紧张的画面,家住河边的那位中年男子,向我投来信任与依赖的目光,那目光里,我找到了军人存在价值的答案。

  国防大学学习期间的梦啊,紧张又甜蜜,繁复的考试过后的兴奋,井冈山上红歌飞扬,歌声激荡云霄,国外考察回味绵长……

  当然,梦,毕竟是梦,它会引领我游走在现实之外,但它终究摆脱不掉军营的脚本,主角定是那些熟悉的模样。

  “战友,战友,亲如兄弟……”再梦一场,所有的梦与我来讲,也都离不开具体的每一位战友。一路走来,是他们为我领航,助我成长,在我困难的时候伸出援手,给我鼓舞和力量;在我孤单的时候,给我送来深情拥抱。我亲爱的战友们啊,那一张张熟悉的脸庞下,有的侠肝义胆,有的铁骨柔肠;有的风风火火,有的沉稳内敛;有的博学睿智,有的纯真可爱……毋庸置疑,他们都有一颗报国强军、满怀激情的赤子之心。

  我想那时,每当我梦中醒来,一定会加倍感恩军旅,加倍珍爱战友情——这是只有当过兵的人,才有资格享受的人世间最真挚、最纯洁、最恒久的情感。这种情感是天地间的大爱,是骨子里的操守,就像一壶陈年老酒,年代愈久情愈浓。为了将来的梦中不留遗憾,现在的我要时刻反思自省,在本职岗位上,是否做到知兵爱兵,以情带兵?自己与从前的战友和现在的战友相处中,是否有过心浮气躁?是否做到与我的战友一起,祖国的利益高于一切,不忘初心,牢记使命?战友情,根植于家国情,体现在四海情,终归也是兄弟情。无论是战友情还是兄弟情,是共同的理想和信念,让我们的友谊牢不可破,万古长青。

  “当我们上了战场,能为你挡子弹的人;在你身陷重围时,可以把后背交给他的人……”这是前辈们对“战友”的解读,我一直奉为圭臬。

  梦里回营,魂牵梦绕中,南宋著名爱国词人辛弃疾的那首脍炙人口的军旅诗词——《破阵子·为陈同甫赋壮词以寄》回荡脑海:醉里挑灯看剑,梦回吹角连营。八百里分麾下炙,五十弦翻塞外声,沙场秋点兵……

  一首词的吟咏有多长?我仿佛听到了800年前军旅梦的原唱,穿透岁月,逶迤而来,依旧荡气回肠。

【责任编辑:水月】

通化市各地的葡萄种植园相继迎来了冰葡采摘季

入冬以来,我市各地的葡萄种植园相继迎来了冰葡采摘季。 [详细]

四平市举办“美德青少年”先进事迹发布会

12月3日,市委宣传部、市文明办、市教育局、共青团四平市委在铁西区地直街小学联合... [详细]

白城市举行“拥抱爱 推开艾”大型文艺汇演

12月1日是第31个“世界艾滋病日”,今年的活动主题是“主动检测,知艾防艾,共享健... [详细]

梨树市场监督管理局在监管辖区进行食品安全检查行动

自11月26日孤家子镇、郭家店镇、十家堡镇食品药品安全监管工作划转梨树县开始,梨... [详细]

造访钱湾村

钱湾,集安市境内一个小村子,位于鸭绿江支流通沟河上游的前弯后大河畔。时下,钱... [详细]

友情链接:

关于我们 | 编辑信箱

凯风网版权所有 吉ICP备16004625号-1
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