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文史 > 文学堂

《水经注》,引史上无数大家献膝盖

日期:2017年03月20日 09:04   来源:广州日报   作者:

  一本成书于南北朝时期的纯地理学著作,除了成为地理学方面的权威之外,居然还能跳出本专业的范畴,覆盖到文学领域,让历代无数文人骚客竞折腰,而且还成为他们的文学范本,尤其是很多关于山水自然景物的诗文,都以它为蓝本,后人又专门成立研究《水经注》的学派,独立成为一门学问,历久不衰。

  这到底是一本什么神奇的书?这个作者到底是怎样一个神奇的人,能跨专业将自然科学著作写成文学巨著呢?

  震惊:地理学家的写景文字比柳宗元的还高明? 

  先让我们来回味一下苏轼那些气壮山河、涤荡心胸的好文章,最有名的莫过于“大江东去,浪淘尽,千古风流人物”,“乱石穿空,惊涛拍岸,卷起千堆雪”。

  以上是词,还有赋,诸如“月出于东山之上, 徘徊于斗牛之间。白露横江,水光接天。纵一苇之所如,凌万顷之茫然”。

  好一支文笔,驱使大江,掀起浪花,浩浩荡荡,雄浑磅礴,而且苏轼最激动人心的文字,总是和水分不开,除了《念奴娇·赤壁怀古》和《赤壁赋》,还有《游金山寺》里的“闻道潮头一丈高,天寒尚有沙痕在”,“微风万顷靴文细,断霞半空鱼尾赤”,将长江水系的文艺美和地理特质都写得水乳交融,相互彰显生辉,苏轼同学把水写得这么好,是哪个先生教的?

  当然,不只是一个先生教的,不过,可以确定的是,有一位先生肯定功不可没,那就是南北时期的地理学大师:郦道元。

  这个从苏轼自己的诗句可以找到证据,“嗟我乐何深,《水经》亦屡读”,这句诗彻底交代了一个事实,苏轼喜欢读《水经注》(诗中将《水经注》简称为《水经》),而且不止读一次,肯定对他产生了不可磨灭的影响,说“大江东去”等文学名作跟这部讲述河流的地理著作有关,是不为过的。

  学霸苏轼的文学导师之一:郦道元,就是《水经注》的作者,他不是一个文艺青年,似乎也没把文学和情怀当成自己的人生目标,一生从事的除了行政工作,就是埋头写地理著作《水经注》等。

  然而,让人意想不到的是,这位地理学专家,水利学专家在文学上也是霸气侧漏,其魅力哪怕他再怎么低调都无法抵挡,不仅苏轼这样的一流文艺青年膜拜他,他在山水景物的写作方面,还盖了山水诗文大家柳宗元的帽,瞧瞧明末著名文化大家,《陶庵梦忆》《西湖梦寻》的作者张岱是怎么评论他的文笔的:“古人记山水,太上郦道元,其次柳宗元,近时则袁中郎”,让人大跌眼镜,写出了“永州八记”这样优美山水文章的柳宗元大师,居然屈居在地理老师郦道元之下,这算不算委屈呢?这个不好定论,但是张岱敢于将郦老师摆到柳老师上头,说明郦老师在文学上是有两刷子的,这不是张岱胆子大,而是《水经注》的魅力大。

  那么,郦道元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?《水经注》是怎么引起世人的注意呢?

  好悬:郦道元死于乱世 巨著差点失传 

  说起郦道元,大多数人的第一印象肯定不是文学家,确实,他也不是文学家。他是北魏人,曾在孝文帝手下担任尚书郎,后来官职越来越高,甚至当到荆州刺史,河南尹,分别是地方和京城的长官。郦道元当时给人们留下的印象,不是什么《水经注》,也不是他的地理学和文艺素质,大家对他最深的印象是:这人有点严厉,治理地方很生猛,有些人有点受不了,在荆州的时候,甚至有人向洛阳报告说:郦大人太猛了,还是让他回洛阳吧。

  后来南边的齐政权发生叛乱,朝廷命郦道元去监督,不曾想遭到暗算,在阴盘驿亭被敌人包围,郦道元和手下没水喝,于是掘井求水,郦老师虽然亲手写过一千多条河流的来龙去脉,是世界上最会描写水的大家,可是在这里却打不出水来,没有水,战斗力大受影响,结果被害。据说被害的时候毫无惧色,怒声斥敌。郦道元死后没多久,葬回了洛阳。

  关于郦道元的故事,似乎到这里就结束了。

  郦道元死了,他还有书,就在洛阳图书馆,至少有作品留世,可是,当时也没人去注意他的科学大作,大家都把他当成一个死难的英雄而已,至于水利著作什么的,还不广为人知。又过了几十年,洛阳城里一把大火,图书馆没了,书也化为灰烬。

  郦道元的故事,在这里又可能是一个终结点。然而,隋朝来了,天下统一了,在长安皇家图书馆的书架上,赫然陈列着一本巨著,那就是郦道元的《水经注》。经历了洛阳那场大火,经历了北方齐和周的混战,经历了天下一统的风云,《水经注》居然还在,书本里那些纵横流淌的河川,还是没有断流,从郦道元的文笔下发源,一直在浩浩荡荡地澎湃着,激荡着,这是中华民族的福气。

  隋朝化成了烟云,唐朝建立,《水经注》又扛过了战乱,进入了唐玄宗的眼界,被记入了国家大典《唐六典》。

  唐朝以后,人们才发现这部书写得这么美,这么炫,是天下最美的地理书,没有之一;也是天下最美的文学书之一。于是,各路人马纷纷去寻觅它,搜寻它,整理它。在北宋,它成为苏轼的作文范本;在明朝,有一本《水经注笺》,清朝的学者居然这样点赞:“三百年来一部书”,就是说整个明朝三百年,就这部书最好,这让《水浒》《三国演义》等名著情何以堪!当然,话有点夸张,然而,说明学者对《水经注》有真爱。到清朝,天下重量级的学者全祖望、戴震等大V都成为《水经注》的粉丝,戴震还进入宫廷借修《四库全书》的机会,重新校订了《水经注》,结果把乾隆皇帝也变成了《水经注》的粉丝,惹得他大加点赞。唐以来的文艺青年们太崇拜郦道元了,于是成立了一个学派:郦学。

  文艺范:以文学的笔法写水利 优美而不失准确 

  《水经注》顾名思义是一本“注”,那作注解的对象当然是《水经》。三国的时候,不知道是何方神圣,写了一本薄薄的《水经》,不过八千多字。这本书到了郦道元手里,他可能觉得写得这么简单,对不起良心,对不起读者,于是决心给它作注解,其实已经是重新创作,不只是新添了很多文字,而且还加了很多河流,例如黄河上游的一条小支流,《水经》只写了十二个字,而到了郦老师,居然加到一千八百多字。

  于是,线条简单粗糙的《水经》变成了线条细密而错杂丰富的《水经注》,八千多字变成了三十多万字。而且,郦老师绝对不只是一个码字工而已,他加了那么多字,发了那么多跟帖,而每一行字,每一个跟帖,都充满着绚丽夺目的文学之美。

  例如我们熟悉的《三峡》,“春冬之时,则素湍绿潭,回清倒影。绝巘多生怪柏,悬泉瀑布,飞漱其间,清荣峻茂,良多趣味。”是不是有点《与朱元思书》的味道。“有时朝发白帝,暮到江陵,其间千二百里,虽乘奔御风,不以疾也”,看到这里终于明白了,原来李白同学的“朝辞白帝彩云间,千里江陵一日还”是取法于此,还没完呢,接下来的“两岸猿声啼不住”,也有着“每至晴初霜旦,林寒涧肃,常有高猿长啸”的影子呢。

  再如第三十一章写喀斯特地貌,“山下有石门,夹鄣层峻,岩高皆数百许仞。入石门,又得钟乳穴,穴上素崖壁立,非人迹所及,穴中多钟乳,凝膏下垂,望齐冰雪,微津细液,滴沥不断”,险峻的山崖,幽深的洞穴,如霜似雪的钟乳石,滴滴答答常年不绝的水滴,生动细致,让人身临其境,在这里,我们是不是也看到了苏轼笔下的《石钟山记》。

  《水经注》里这么美的画面,俯拾皆是,举不胜举,建议还是亲自去阅读领略。一部水利著作,之所以能写成文学名著,除了郦道元本身的文学素养,也和山水本身的特质有关系,地球上的山山水水,不只是地质现象,这种地质现象本身就有美学元素,蕴含着人们的审美需求,因此也会成为文学现象,中国古代涌现那么多美丽的山水文章,其实也是地貌地质本身美的一种主观释放。想要文学素养好,能写一手好文章,去山水中走一走,观察观察,是必不可少的。

 

 

  

【责任编辑:江雪】

院士专家深入长春新区、亚泰、长光卫星调研

11月18日,第六届中国长春创业就业博会暨人才开放合作交流周的重头戏之一— — “... [详细]

长春人力资源服务产业园招商推介会顺利召开

11月19日,中国长春人力资源服务产业园招商推介会圆满落幕。Antal International (... [详细]

描绘幸福民生新画卷

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,“人民”二字被多次提及,民生美景振奋人心。站在新的节点上... [详细]

长春开辟公交“禁毒专线”

为进一步提高广大市民识毒防毒、抵制毒品的能力,营造全民禁毒氛围,今天下午,由... [详细]

高校毕业生综合类公益人才招聘大会明日召开

为缓解2018届高校毕业生就业压力,推动大众创业、万众创新,催生更多新的就业增长... [详细]

友情链接:

关于我们 | 编辑信箱

凯风网版权所有 吉ICP备16004625号-1
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